门前新路宽 村道车马喧——陕西乡村公路变迁记_盛达资讯网
门前新路宽 村道车马喧——陕西乡村公路变迁记
分类:新闻资讯 热度:

一九九八年,澄城县茨沟大桥开工建设。 资料照片

一九九八年,澄城县茨沟大桥开工建设。 资料照片

  “晴天三尺土、雨天满街泥。”从泥泞狭窄、高低不平的乡村土路,到平坦、宽敞的砂石路、柏油路、水泥路,乡村公路经历了“三级跳”式的垂直升级;

  从牛车、马车、独轮车、架子车到自行车、手扶拖拉机、三轮车、摩托车,再到漂亮的“小面包”、小汽车,乡村公路也见证了交通工具的迅速迭代。

  和昔日的泥土路相比,今天的乡村公路宽敞、漂亮、现代;越来越多的面包车、小汽车也使曾经宽敞、安静的乡村公路,骤显繁荣、拥挤、狭窄。

  我省农村公路总里程已经超过15.7万公里,实现了100%县(市、区)通二级公路、100%乡镇和100%行政村通沥青(水泥)路。一条条乡村公路承载着新中国70年来翻天覆地的变迁,也渴望、期盼着建成不久的水泥路拓宽、加固。通畅便捷的乡村公路,打通了乡村振兴的“毛细血管”,助推农民不断致富增收,已成为老百姓心中名副其实的“幸福路”。

门前新路宽 村道车马喧——陕西乡村公路变迁记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赶车人为了生计,牵着套牲口的架子车,翻沟爬岭奔波在关中、陕北之间。 资料照片

  路通了,村子活了

  6月17日,在铜川市印台区红土镇红惠公路边上,几个惠家沟村的村民正扳着指头说起脚下这条公路的好处。“过去,这路不过是山梁梁上的人行印迹。曲里拐弯,就着山势盘绕。赶个集,都少不了要摸黑出发……”近50岁的权学琳回忆起30年前惠家沟村的道路情况很是感慨。

  时间回到1990年,彼时的铜川市印台区惠家沟村还是成片的荒山,村子里没有一条像样的路,唯一的出村路是一条雨水冲刷出来的崎岖小道。当地流传的歌谣唱道:“惠家沟坡连坡,出门就爬坡。地少石头多,人穷光棍多……”1991年,全村人均年收入不到300元。村民进城购买生活用品或售卖农副产品,都只能靠肩扛手提,迎着朝霞出门,披星戴月回家。贫穷、落后、闭塞笼罩着整个村子。

  当年的惠家沟村,是铜川分散在沟梁原峁间的无数村庄的一个缩影。铜川境内大部分乡村坡大沟深,农民生产生活用品全靠肩挑背扛马来驮。路不通,曾让多少致富梦想耽误在漫长等待中。

  50多岁的陈炉镇村民孟斌一谈起公路,就想起一件辛酸往事。“那是个全凭力气干活的年代,闭塞的交通、落后的交通工具使贫穷的生活更加艰苦,甚至无法保障安全。”孟斌说,他母亲当年用架子车拉红砖不慎侧翻,人虽没有受重伤,但那500块红砖造成的损失让他家半个月都揭不开锅。

  交通,使贫穷变为富裕;公路,让荒凉绽放美丽。铜川市公路管理处郭宝田说:“1964年,铜川第一条通往柳林沟村的沥青路建成。那一天,我同学的父亲激动得一夜未眠,逢人就说‘再不用走窝窝泥坑了’。”

  之后,铜川市主干线公路逐步铺筑了沥青路面。1975年,全市实现了“社社(乡乡)通”,8个公社(乡)全部通公共汽车,98%的生产队(村组)通上了公路或简易公路。1985年年底,地方道路达到32条641.4公里。如今,“行路难”在这个偏僻的山区城市已经成为历史。

当年,在农村这种义务参加修路的场景到处都能看到。 资料照片

当年,在农村这种义务参加修路的场景到处都能看到。 资料照片

  路好了,客商来了

  公路通了,村民的心也“宽”了。乡村一天一个样,人们生活条件好了,观念也就变了。6月18日,记者在咸阳市彬州市永乐镇高里坊村采访,听83岁的王奶奶诉说过往。

  王奶奶说,乡村公路变化最大的是由原来坑坑洼洼的土路变为平整的水泥路面。如今,“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已经成为历史,“出门硬化路、抬脚上客车”的梦想已成为现实。

  说起乡村公路,渭南市澄城县段庄村72岁的老支书曹栓定感慨地说:“多少年来,村里没有一条像样的路。稍微下一场雨,土路就会被水冲成沟沟洼洼。平常外出,乡亲们只好走路或者蹬自行车。村里种植的花椒、黄花菜、金银花运不出去,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2014年,村里房前屋后都修好了水泥路。南北客商都上门来了,外出打工的青年人返乡了,乡亲们也感慨“村子里有了希望,多了生机,活起来了。”

门前新路宽 村道车马喧——陕西乡村公路变迁记

上一篇:四川檢察機關對張國力涉嫌受賄案提起公訴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