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44年一位老华侨笔下的南安重走足迹感受泥路_盛达资讯网
穿越44年一位老华侨笔下的南安重走足迹感受泥路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40多年前,南安交通状况、居住环境如何?医疗消费情况怎么样……近日,溪美街道镇山村的巫规矩带着一本泛黄日记本来到南安市档案局,准备将其捐出。

日记是巫规矩堂兄、马来西亚华侨许文忠写的,里面记录了他1974年回到家乡南安时的所见所闻,包括南安交通、医疗消费、居住环境等方面情况。

“日记本的主人公9岁离开家乡,直至58岁回乡。日记记录了一个阔别家乡已久的华侨从马来西亚回到南安时的所见所闻,重现了20世纪70年代华侨眼中的南安,反映了当时的风土人情,包括对交通、医疗、乡村建设的见闻和感悟,是难得的第一手资料,历史价值弥足珍贵。”南安市档案局局长郑文章表示。

即日起,本报将结合日记中的“所见所闻”,采访当时的人和事,回溯华侨眼中的南安,感受40多年来南安日新月异的变化。

■本报记者赖香珠黄伟励李 想文/图

“以前的南安道路崎岖难行,出行极为不便。”日记中,许文忠记录了他回乡后,前往仑苍、省新、康美等地探亲访友,多是以脚踏车代步;有些地方由于道路难行,只能徒步前往。今日,记者结合日记内容,带大家感受下40多年来南安交通发生了哪些变化。

往昔四处荒凉尽是泥土公路翻山越岭一个半小时方能抵达

“我坐在他的脚踏车后座,让他载回宫兜村(现溪美街道镇山村)去,我们沿着一条泥土公路前行,有好几次上坡都得下来推车步行,两边都是田园,远山近岭,村落零星,一片内地农村景象,约行了一个钟头,方才抵达目的地。”在许文忠的日记中,南安市区到镇山村道路状况差,所到之处十分荒凉。

巫规矩告诉记者,那年他才26岁,堂哥回乡的那几天,他全程陪同,并多次载堂哥往返市区和镇山村。“当时镇山村路旁就是一条溪,记得他回来期间,下起了瓢泼大雨,溪水暴涨,数段公路被淹,不能通行,我们只好等水退去才出发。”巫规矩回忆道。

巫规矩说,堂哥回乡期间,去了仑苍、省新、康美等地探亲访友,大多是用脚踏车代步。在许文忠的日记中,就记录了这期间发生的一些趣事。

“依照常时,是由规矩执稳脚车,让我先上后面的车架,然后他才推动脚车,自己骑上就行。但这次我例外叫规矩先行骑上脚车,我随后用手按着车架跳上去坐,哪知一不小心用力过猛,脚车一时失去平衡,规矩和我立刻连人带车跌做一团,我手臂擦伤了一小处,大腿也摔痛了,规矩幸亏没有受伤。”日记中这样写道。

“我们当时大笑着爬起来,我告诉他,如果骑脚踏车不小心跌倒了,我们都会先看脚踏车有没有事,因为当时脚踏车比人还重要。”巫规矩说,当时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

而那段到仑苍后垵村的经历,也留在了许文忠日记中。“三个人便联袂到我父亲的老家后垵村去,后垵村位于一个高山坳里,从宫兜村到后垵村须爬山越岭,约走一个半小时,始能到达。当然没有车路可通,也不能骑脚踏车,就只有徒步爬登,路途虽远但却不很难走……”日记中这样描述道。

“记得从镇山村到仑苍后垵村,要先到珠渊村渡口,花5分钱渡河,然后沿河边小路上山,如今渡口不在,两岸也架起高桥,为人们出行提供方便。”巫规矩说。

今日道路平坦宽阔路网四通八达交通工具多样15分钟便可到达

时隔40多年,如今,南安交通发生了怎样的改变?昨日,记者跟随巫规矩一起出发,重走当年许文忠回乡时去过的地方。

沿途中,记者发现,如今溪美前往仑苍、康美、省新的道路宽阔平坦、快速便捷。市民出行的方式也更多样、更便利,不仅有公交车、的士、客运班车,还有私家汽车、摩托车、电动车……

比如,驱车从市区到达镇山村,只需12分钟,也没有以前的陡坡;前往后垵村的道路打通了,从镇山村出发,经过15分钟便可到达;从市区到达省新油园村梅溪自然村只需11分钟,从市区到康美园内村只需25分钟。

“记得康美园内村离溪美很远,30多公里,其中三分之二都是公路,其余三分之一都是山区的羊肠小道,崎岖难行,公路上也时常有陡坡,一个人骑自行车就很辛苦,更别说载人了,我们一共花了两个半钟头才抵达……”巫规矩看着沿途的风景感慨道。

如今,不仅是溪美前往康美、省新、仑苍的道路四通八达。记者从南安市交通运输局获悉,近年来,南安持续推进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目前公路通车总里程达4091.774公里,公路密度201.3千米/百平方公里。

根据南安市综合交通运输“十三五”发展规划,南安规划境内高速公路“三纵一横四联”里程234.61公里,普通国省干线公路“四纵二横二联”共323公里,农村公路县道15条379公里,力争基本实现“2369”通达目标,即:乡镇20分钟上高速、30分钟到达市区,市区60分钟通达泉厦及临近县、90分钟通达省内设区市。

上一篇:【机关党委】感悟“东南窑文化” 转变工作作风 下一篇:中外智囊团青川考察 感叹生态美景令人“上瘾”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